用户名
密码
APP权益
快马加鞭赶回御剑山庄,御默风命人整理好房间,亲自送碧落雪去休息后,才折回大厅叫人去请爹娘。他迫不及待地想和父母分享他的喜悦。 [风儿]御老夫人和御老爷掀开进入大厅的帘子,便看到儿子在吩咐管家添置物品,以及他那一脸的喜悦之色。 [爹、娘]他迎上去,张开臂膀抱住娘亲,高兴得直犯傻。 [怎么了?风儿]不解儿子快乐从何而来。她直觉摸上儿子的额头,是否病着了?这十年来,每每这段时节,他都是沉默寡言、消沉不已,而今儿个是怎么回事? [她回来了,她回来了,娘]以后他再也不必在后悔中渡日了,他可以直直实实地见着她了。 [谁回来了?]御老爷深思着他的话,怎么也想不出个头绪。 [雪儿,雪儿回来了]他大声宣布,却没有见到预期中爹娘的喜悦。 [小雪?她不是……]死了吗?御夫人脸色煞白,难道儿子此次去凭吊她遇到了不甘净的东西了? [雪儿回来了,现在就在我们庄里]他一心沉浸在这个喜悦里,没注意到双亲惨白的脸色。 [天啊!这怎么可能…]儿子的疯言疯语吓坏了两人,一个死了十年的人在他们庄里?这不是…… [她就在云菀,我带你们去看她。]他拖着娘亲去云菀。 [等等……]御老爷及时拉住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一介老江湖也怀疑儿子是撞邪了。 [爹]高兴之余才想起自个儿的言行有多么突兀,难怪爹娘一脸风鬼样。[爹,娘,对不住,是孩儿没有说清楚,让你们受惊了]他弯腰致道。[雪儿没有死,她被人救了,所以现在回来了。] [没死?]二老紧皱着眉,当年儿子心魂颠倒地告诉他们失手杀了小雪,悔愧得几乎自裁。 [对,她没死,被高人救活了]沉浸在她还活着喜悦里,来不及深思是什么样的高人才能救回气绝的她。 [真的吗?]擤夫人惊奇的问。是那们高人太高,还是儿子当年太过夸大其辞了。 [嗯,我刚送她到云菀休息了去了]擤默风不好意的笑笑,好尴尬。雪儿正在休息,他还吵着要带父母去看她,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少爷有带什么人回来吗?]御夫人拦下一婢女问道。如果儿子所言是真,那么庄里的仆人应该是有见到才是啊。 [嗯,少爷带回来了一位像仙女一样的姑娘]小丫头满脸的兴奋的回答。大伙儿刚见到那位天仙般的姑娘的时都呆了。有的人走到了水池里,有的人直接晕倒了,而她看着看着竟然撞到门槛上,还在地上摸啊摸的。 看样子是真的了,以小雪刚及第就出落得国色天香的容貌,成人后应该是个倾倒众生的大美人才是。[那我这就去看看她]御夫人拉着儿子,迫不及待的要去见见碧落雪。 [夫人!]御老爷喊住他们离去的脚步。[既然小雪在休息,现在就不要去打扰她了,等吃晚饭的时候差人去请来相见便是了嘛] [说的也是!]御夫人乐呵呵地笑着。[我这就吩咐下去,今晚好好为她洗尘一番]。 御剑山庄来了一位娇客,全庄上上下下,忙里忙外,就怕待慢了这位娇客。 [碧落雪见过御庄主和夫人]她微微一福身道[打扰了] [哪里的话,没事,没事]御夫人赶紧离开座位去扶她。[都入座吧]她忍不住细细打量着眼前的人。[长得可真美]害她一老妇人也着迷起来了。 [娘……]御默风小声唤醒她,提醒她别太搪突,吓了雪儿就不好了。[咳……咳……]御老爷从惊艳在清醒过来。不可否认眼前的美人的确是碧落雪。只是她浑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绝对冰似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温和。 [哦……失礼了,失礼了]御夫人频频拭汗,尴尬得无地自容。 碧落雪不语,嘴角上始终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对于他们的反应几乎无动于衷. 一顿饭吃得颇为沉重,气氛并不熟络。十年不是十天,有许多人、许多事都已改变。许多话语就算想说也无从说起。 碧落雪吃过晚膳,便回房休息去了。留下御家三人面面相凝,不过,别人家的家事,她一向不参与的。 [风儿,对于小雪突然回来的事你怎么看?]御老爷询问着儿子的意见。 [什么怎么看?]御默风不懂爹的意思,这需要什么看法吗? [老爷,小雪平安雪来是好事啊!]御夫也觉得老爷今晚怪怪的。 [我知道是好事,可是你看看现在的小雪,平静得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难道她就真的没有半点介蒂?] [老爷说也是啊]御夫人并非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经御老爷这么一提,似乎也觉得不太正常。 [总之,她平静得让人生疑。]想想看,面对一个杀点取了自己性命的人,谁都会有些恨意吧。而她却像个没事人般。如果不是毫无介蒂,那便是有更在原阴谋。 [或许小雪那孩子真的不介意了,毕竟她是那么善良又深爱着风儿]御夫人不忍将一个如此美好的女子说得居心叵测。 [如是说便最好了,老夫也不想将那女娃儿说得那么坏]只是平静的表象是可怕的暴风雨,不得不防啊。因为年轻的碧落雪,却带他这个走南闯北了大半辈子的老江湖深深的压迫感。 [爹,你真的想太多了,雪儿一介弱女子,会有什么不鬼的阴谋]御默风赞成父亲的话。 [弱女子?你说是就是吧!]御老爷皱着眉,知道儿子沉迷于碧落雪死而复生的喜悦里,只怕夜总会也听不进去的。一个美若天仙的弱女子,能安然无恙地在江湖上生存十年?你信吗? [那关于遗世居的事,你准备怎么告诉她?]御夫人甚是担忧,多年前承碧落雪爹娘相救,她才得以活到今日。不想恩人一家却惨遭毒手,嗯人之女差点枉死于自己儿手。 [她都知道,她亲眼目睹了全家被灭的经过]想得她那淡漠的表情,他一阵心痛。不知年幼的她是怎么捱过来的? [这么说她知道凶手是谁?]御老爷面色凝重,碧落雪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 [也许吧!只是她不肯说]御默风心里一阵苦涩,她若告诉他,就算赴汤倒火他也会为她报家分。而她选择沉默,想必是她的心里并不信任他了吧! [有可能她知道仇人太厉害,怕你为了帮她而受伤吧]御夫人以一个女人的角度道。 [难道不是她想手刃仇人]御老爷反驳,杀父之仇、灭门之恨,就算是圣人也放不开吧。 [爹,为什么你总是要把她想得那么心机深重?]他不明白,爹到底对小雪有什么不满的? [是啊,老爷,你怎么老是往坏处想呢?]御夫人力挺儿子。 [唉!你们这对母子……]御老爷一指袖,转身而去。 [老爷!]御夫人跟上去,走了两步又折回儿子身边。[风儿,不管怎么说,娘相信小雪是个好孩子,是我们御家对不起她。] [谢谢你,娘]御默风感激道。[我相信雪儿不是爹说的那样的] [别怪你爹,风儿。他只是谨甚过头了,回头我会好好跟他说说]御夫人拍拍儿子的手,[早点柞吧,明天带小雪熟悉一下环境,去上柱香,感谢菩萨保佑她平安归来] [好,你也早些去歇息吧!]他心中的压迫感消失了,对未来又充满了希骥之情。 翌日,在御默风的陪同下,碧落雪在锦云城里小逛了一番。不用说,她的美貌令多少贩夫走卒打翻了摊子,左脚踩着了右脚也不自知。而她对这一切仅是抿唇一笑,更是迷煞了众人。 [雪儿,我们菩提寺上柱香就回去吧]御默风深思道,倘若他们再这么逛下去,只怕锦云城会瘫痪。 [一切全听御哥哥的]她是客,客随主便。而且她并不想做一个祸国央民的女人。 在去菩提寺的路上,他们遇上了锦云城城主的独子。此人一向仗着老爹这座大靠山,只要稍有姿色的女人被他瞧上,他便会想尽办法弄到手。更何况是碧落雪这种百年难得一遇的绝色,让他流口水之余便是非得到手不可。 [我说御少爷,这么美的美人不做城主夫人实在是可惜了]在他看来,一个小小的御剑山庄哪能和锦云城比。他这个示来锦云城的城主才配得上如此绝色佳丽。 御默风岂会不知道他的用意,只是懒得和这种无赖废口舌,[我们走,雪儿] [慢着]城主公子带着手下挡在他们面前,色眯眯地盯着碧落雪,[你走可以,美人留下。] [如果不是闲命太长了就给我滚!]御默风全身紧绷,双拳紧握。如果这家伙敢轻举妄动,就算他是城主的儿子,他也一样会废了他。 碧落雪朝他摇摇头,含笑着对上城主之子,[城主公子,看着我,告诉我,我美吗?] 轻柔的声音如同天籁之声,听得那人像狗一样猛点头,[美……美极了]在碧落雪那勾人心神的眼睛里神魂颠倒。 [那好,趴下]她轻柔的嗓音继续迷感着他,他也听话在趴在地上。 [现在,从这上面滚下去]她一侧身,为他指出一条道路。 然城主之子便当真绻缩着身子从上面一路往下滚,吓得他一票手下连滚带爬地跟上去:[少主] [雪儿?]御默风大吃一惊,这是传说中的摄魂大法吗?可是又不太像啊! [走吧]碧落雪不理会他的惊讶,拾阶而上,走向菩提寺。 有些事说不明白,多说无益,越说越错。 上完香,他们遇到一师太,本是点头就要离去,却被老师太叫住。 [施主,请留步]师太手拈佛珠,体态安祥地站在他们身后。 [师太]碧落雪回她一礼,微笑着等她说出来意。 [女施主,佛门讲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福兮,祸之所依;祸兮,福之所依。 [所以呢?]她很想知道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福从何而来? [女施主,心平则得安宁]师太忍不诠摇头,[唳气,亦是利器,伤人亦伤己,还望施主早日惨悟,脱离苦海。]师太再作一缉,转身进入寺里。 [我从未想过成佛]她低声嗤笑,在她醒来的那一刹那,她便已选好了道路。 佛与魔只有一线之隔,有的人天生就注定成不了佛,又何必后天苦苦修为。 [你变了,雪儿]御默风听完一席话失神了,觉得眼前的她好遥远。 [也许吧!]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依旧不愠不火地道[总不能要一个死过一回的人毫无知觉吧!] [你还是恨我的对不对?]在她失魂落魄之余,他还失手伤她性命,他不怪她会恨他。 不,御哥哥,我不恨你]她认真的对上他的眸:[技不如人,何来之恨]顶多只是怨吧。 [是吗?]他苦笑,听她这么说,比听到她恨他更叫他难受。 [不然怎样?你希望我恨你吗?]她不恨他,他不是应该高兴吗?做什么一副失落样。 [告诉我雪儿,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如果可以化去她心中的怨气,他愿意为她下地狱。 [一定要这样吗?我真的不恨你啊]她平静地说。 [可是你不快乐,你的心里埋着一根刺,它一直刺得你不安宁]那根刺,不是他就是她的家仇。 [杀父之仇,灭门之恨,十年血仇未报,何来快乐之谈?]她的心里不是有根刺,而是有颗瘤。要想除掉,除非挖心。 [是谁?我去给你报仇]父亲说得没错,她真的惦记着家仇。 [你真的要去为我报仇?]她扬起一抹讥讽的笑,[不管对方是谁也可以?]如果他会为她去报仇,那么这一切她都将不再追究,可是他会吗? [谁?]他有些迟疑,他忽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如果我说是林震雄,你亲爱的未婚妻的你亲,你也会为我报仇吗?]她似真似假的一笑,让人难辨真伪。 [不可以,你骗我的对不对?怎么可能是林世伯?]他有些慌乱,拒绝相信,她一定是在骗他的。 将他的反应看到眼底,她了然于心。于是凉凉道:[他是你心上人的爹,你当然不会相信,我不过是想试试你的反应而已,跟我预料中的一样] [哦]他松了一口气,听她这么一说也便安心了。[那你告诉我是谁啊?] [御哥哥,我举告诉你的。家仇我自报,血债我自讨,我碧落家的事,与你御姓人无关]。
上一章快捷键←)| 回到目录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