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APP权益
菩提寺一行,算不算不欢而散?他不知道。只是这几天他与雪极少碰面,也不知道她日日在庄内忙些什么?如今整个锦云城传得沸沸扬扬,说御剑山庄来了位天女下凡,很多人借故有事在御剑山庄附近排徊,期望能得以见上一回。 [这些简直是吃饱了没事干!]御老爷听下人回报了此事,气得大拍桌案。 [让他们去吧!反正小雪也不出门,碍不了事。]御夫人倒是看得开,有时面对着小雪那张脸,她都会瞧得痴了,又何苦怪别人来哉! [哼!]御老爷一甩袖兀自生起闷气来。他能说这是红颜祸水吗?生得美又不是她的错,要怪也只能怪这些愚人好渔色,不务正业还打扰到了别人。 [爹,您怎么了?]陪碧落雪到大厅的御默风见父亲脸色欠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 [没事,你爹只是想些事罢了]御夫人连忙打圆场,不让他们为难。 [御伯伯,御伯母,小雪给你们添麻烦了!]她深深一鞠躬,以示心中的歉意。想她碧碧落雪也算是一个冰雪联盟的人,自是明白这几日御剑山庄受到了怎样的打扰。 [不关你的事,小雪,伯伯跟伯没有怪你的意思。]御夫人代为回答,就怕她想多了。 [我很报歉,御伯母。我想我还是另寻他处住好了]她想了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她总得要办事才行。 [不行!]没想到首先反对的竟会是御老爷,只见他从容不迫地走到他们身喧道:[你一女子家,独自在外太危险了,在这里,我们大家还可以相互有个照应。] [爹说的是,雪儿,你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御默风很感激父亲,原本对父亲怀疑碧落雪的态度还心存芥蒂。 [是啊,小雪,你一个女孩子家在外总是不安全,你就安心留下吧!]御夫人极力附和着,就怕真的要搬出去。 [那小雪就谢过伯伯跟伯母了]她感激地一欠身。 终于,当传言愈传愈凶的时候,御剑山庄又添了另外一位贵客——御默风的未婚妻。 [伯父、伯母]林清幽提着一份礼物在仆人的陪同下来到大厅里见御家当家的长辈。 [清幽来了!]御夫人连忙起身迎接准儿媳。[人来就好,何必这么见外呢]她接过林清幽手中的礼盒交给婢女。 [这只是清幽的一点心意]她笑得甜甜的,深得老夫人喜爱。 [对了,父母,风哥呢?]四下张望不见心上人,她开门见山的直问御夫人。 [风儿出去办事了]御夫人也习惯她这直爽的性子,[应该也快回来了吧]这一出去就是大半日,不知他跟小雪什么时辰才回来? 人说祸不单行,福无双至,这话实在是不假。 高兴而归的御默风一进进大厅便见到多日不见的人[清幽!]说不出来是喜悦,只是震惊。 [风哥,你回来]林清幽迎上去,欢喜的眼神在见到他身边的人儿时消失怠尽。 [什么时候来的?]他拉着僵立的她,发现她紧盯着碧碧落雪,才连忙为她们彼此引见,[清幽,这是雪儿,你认得的]他转过头想为碧落雪介时却在她制止的眼神里作罢。 林清幽只是看着她,目不转睛地看着,好一个让日、月为之羞愧的女子。 [林小姐,又见面了]碧落雪眉目含笑,她们上次见面是十年前吧!这一别可真是久啊! 林清幽说不出话来,看着她有些熟悉又陌生的样子。 [碧落雪,十年前被你的风哥一掌至命却没死成的人,记起来了吗?]没错,十年前,她刺杀林清幽,被御默风一掌得着点见了阎王。 [雪儿…]她这么一说,御默风的心也跟着一痛,。他知道,她嘴上说不恨他,其实她心里还是放不下,就像现在她明明在笑,却那么凄凉。 [碧落雪!]林清幽瞪大了双眼,难怪她有些熟悉感。十年的时间仅是让碧落雪退去了小女孩的青涩,出落得更加美丽动人了,岁月的沧桑并没在她的玉颜上留下痕迹。 然而碧落雪只是穿过她身旁,走向不吭声的二老,[御伯伯、御伯母] [回来了,来,坐这里]御夫人拉着她坐在自己身边,显然感觉到了这份紧绷的气氛。 整个晚餐,人人都默不作声。林清幽很紧张,好几次险些打翻碗,相对于林清幽的紧张,珠落雪倒显得淡漠,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御默风不敢对她们之间任何人表出现关爱,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伤了这个又得罪了那个。从头到尾只是正襟危坐,连安慰一下紧张的林清幽都无能为力。 [有必要这样吗?御哥哥,你们可以当我不存在啊!]这么吃饭胃不疼吗?有必要把自己弄得战战兢兢的吗?明明很关心林清幽,却吭也不吭一声。 [雪儿……]御默风无奈,连沉默也会煞到她啊! [御哥哥,林小姐是你未婚妻,你看不出来她很紧张吗?]碧落雪放下手中碗筷。 [我……]御默风无语,他当然看得出。他是顾忌她的感受,难道她不明白吗? [御哥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们实在没必要为了我这个外人伤了感情]她的眼里看不出多的情绪。 [你不是外人]她的话让他很受伤,他从没当她是外人。 [我是外人,我只是无家可归、寄篱人下的外人]即使别人待她如家人,但不表示她自己也会忘了自己的身份,真傻得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一员。 [原来,这就是你的想法]他悲呛一笑,他真心待她,她却当自己寄人篱下。 [御伯伯、御伯母,小雪没有别的意思,小雪只是不希望大家因为小雪的存在而不自在]她不同御默风争论,只是静静地解释给二老听。 [孩子,伯母的命是你爹娘救的,你御伯伯和我是真心拿你当家人看待的,所以你千万别胡思乱想]她家老爷子口上不说,实际上很关心这个娃儿,他们是真心心疼她的处境的。 [小雪知道,只是小雪不该忘了本]她躲开御夫人慈善的目光,她受之有愧。 [小雪,是我不好,所以请见谅!我只是太震惊了才这样的,下次不会了]林清幽对大家表示歉意,她的确是因为碧落雪而失了方寸,不过以后不会了。 [你还是叫我碧落雪吧!或者是碧落姑娘也行]她们不熟,用不着喊得这么亲热。还有,她真的敢确定以后遇到她不会紧张吗? 林清幽颇为难堪的低下头,一进不知道如何接下话,还好一旁的御默风看不下去才帮她挡下尴尬,让她偷偷的舒了口气。这碧落雪真是要命的让人深感压迫。 [大家都不是外人,互唤姓名很好啊!]他一心要化去碧落雪表现出来的疏离。 [御少爷如果硬要这么说的话,碧落雪实在是有些为难]她微笑着向他,看来这寄人篱下的日子还是过不得啊。别人是主,她是客,主导权不在她手上。 御默风不再吭声,她称她他御少爷便是在警告他,若是他一再想拉拢她和林清幽的关系,那么他跟她也会是陌生人。她变了,变得强横而主观。 身为御默风的未婚妻,林清幽在仆人们心中便已是御剑山庄的半个主人。更何况她平时跟下人处得不错,没有一般千金大小姐的娇蛮,所以她在仆人的心中极有好感。 反观碧落雪,给人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人们初见她时的表象里。超凡脱俗、倾国倾城。活生生的仙女。更何况她凡事都自己来,不喜欢假于他人之手,自然跟谁都不亲。再说,有谁会跟一个仙女亲近。 [碧落姑娘,这些事交给丫头帮你打理就好了]林清幽专程去云菀探望碧落雪,发现她正在晾衣物。 [林姑娘]她看了眼来人,继续她手中的事[碧落雪不喜麻烦别人,自己做就行了] [我帮你吧]林清幽努力展现出她的大度,想象自己不在科碧落雪那让她暗然失色的容颜。 [不必人]说她碧落雪不知好歹也行,她就是不想让别人插手自己的事。 [你何苦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林清幽不明白,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十年前是她碧落雪想杀她林清幽吧! [呵……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小姐]笨得就像当年的碧落雪,愚蠢还自以为善良。 [你…]林清幽气结[我做了什么惹得你这么讨厌我?]想她林清幽为人也光明磊落,何时得罪了她? 碧落雪终于肯转过身来面对她了,她嘴角含着一抹讥讽的笑[你真的不知道] 林清幽在她寒冽的眼神里一步步后退。太可怕了,一个女人何以拥有这么锐利的眼神。 [怕了吗?]碧落雪不再靠近她。[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至少现在不会]因为活着比死更需要勇气。 [你想杀我?]林清幽有些后怕,她是不是来错了。[为什么?因为风哥吗?]她想这是她们之间唯一的过结。 想来碧落雪与御默风也算是青梅竹马,只是十年前,御默风喜欢上她,就惹来碧落对她的追杀。最后御默风为了救她,几乎取了碧落雪性命。所以这些年来御默风因为愧疚而不能娶她。 [只有将死之人才有资格知道该死的理由,而你现在还不能知道]碧落雪淡淡的说。 [碧落雪姑娘,不论怎么说我与风已是未婚夫妻,你何苦执着于十年前的事不放?]林清幽劝说道。她自知容貌不及碧落雪三分之一,但风哥为了她不惜伤碧落雪是事实。所以风哥并不是以色取人之人。 [是吗?你怎么就知道你的身份高过于我呢?]碧落雪反唇相讥[早在十年前,我们就已有婚约在身了,这么算来我还在你之前呢?]有婚约的何止她林清幽一个人。 [你说真的?]林清幽受惊,显然不怎么相信她的话。 [你大可去问你的风哥,问问这是不是真的?]碧落雪指向刚进菀的御默风。 [问我什么?]御默风笑着走近她们,站在中间,不偏向任何一方。 [你真的和她有婚约?]林清幽大受打击地看着心上,[为什么你从来没告诉我?] [清幽,你听我说]御默风急着解释[那是我和雪儿还小的时候就订下来的]十年前没机会说,十年中他也不想再提,因为他以为他害死了雪儿。 [所以说是真的了?]林清幽咬着唇,不让眼泪掉下来。 [清幽]御默风把她搂入怀里,他没告诉她是她的错。 做了这么久的透明人,碧落雪轻咳了两声,让两人迅速分开。 [雪儿…]御默风有些难为情,碧落雪脸上那抹笑刺痛了他的心。 [其实我有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她微笑以对。 [什么办法?]林清幽弄不懂她的想法,只好向她请教。 [如今我碧落雪单身一人,父母皆不在人世,这件事只要御伯伯和伯母同意,那么我与御哥哥的婚约便可作废]谁叫她碧落家无人呢? [这……]林清幽迟疑,碧落雪的双亲已不在人世,这么做会不会欺人太甚了。 [这是不可能的]别说父母不会同意,他更不会同意。一旦解除了婚约,她要怎么办?他怎么舍得她再一次去浪迹天涯,让她一个人孤苦伶丁,无依无靠,他怎么舍得再放开她。 [不可能?]他的话引来两个女人质疑。 [御哥哥是担心雪一个人孤独无依吗?]碧落雪温柔一笑,继续道[我想就算雪儿心中装着御哥哥,还是会有人愿意照顾我下半辈子的] [雪儿]御默风听了她的话,好感动。[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对不对?]再也顾不得林清幽,他使劲地将她拥入怀里,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我以为你恨我,我以为你再也不会原谅我,我以为我已经失去你了]他曾经迷了路,还失去了她。在这十年里思念、忏悔,所以迟迟不肯娶林清幽过门,让林清幽蹉跎了芳华。 [呵……]她笑而不语,十年痴恋,十年恨怨。她跟他,早已经纠缠不清了。 昨日之日不可留,有些路,注定回不了头。有些人,注定不能拥有。有些爱,抛不开却也给予不了。从她一脚踏进阎王殿,便决定了今日的果。
上一章快捷键←)| 回到目录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