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APP权益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明月当空,树影斑驳.忆惜往事,残碎不堪回首. [风儿,怎么还不睡?]体态高贵的老妇人来到男子身后,为他添上一件外衣. [娘]男子转过身来,拿着母亲手中的衣,[很晚了,您先去睡吧!] [唉!孩子呀,你这是何苦呢?]母亲心疼儿子.[都这么多年年了,你怎么就是看不开呢?]年年这个时候,他就像丧失了心魂一样,如何叫她这个做娘的不心疼啊! [娘,已经更深露重了,您先回房吧!]娘说的他都懂,人是他放不下.若不是身体发乎受之父母,他一定废了这一双手. [唉]老夫人拉拢衣襟,转身回房去.老天啊!这是造的什么孽哟! 他不能原谅自己,若不是这双手,她不会年级轻轻就香消玉损。若不是这双手,他不会与她阴阳相隔,天人陌路。 [雪儿,我来看你了]他站在孤坟前,自顾自地说着,然后坐在墓碑前。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十年了,为何你从不肯入我梦来]十年思念,十年怅惘。十年悔恨化作利刃,割得他遍体粼伤。 [你还是恨我的对不对?我也好恨我自己]他永远忘不了她那不可置信又绝望的眼神,最后倒地气绝也不肯闭上眼。 回忆正深浓,伤情泪迷蒙。[雪儿?]他看见了幻影。思念过度,他看见雪儿朝他款款而来。 [雪儿?]她在笑,而且就停在离他五步之遥。他揉揉眼,闭上再睁开,她还是没有消失。 [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吗?]他正襟危坐着。不敢冒然冲上去,他怕把她的魂魄吓散了。 她但笑不语,慢慢靠近他,似一抹游魂。好轻,好飘渺…… [御哥哥]她将他从地上拉起来[我回来了] [雪儿……]他呆愣愣地任她牵着他的手,他居然可以触摸到她的灵魂。 [我不是鬼魂,我有影子]她指着自己的影子给他看。况且鬼魂岂能在烈日下现身。御哥哥一定是变笨了。不过,任谁都会当她是鬼魂吧! [你…你不是…鬼…鬼魂]他咬着了自己的舌头,难道真的是他的幻觉。 [咯…咯…]她娇笑了好一阵子才停下来,他的表情太好玩了。[我当然不是,我是活生生的人]一个活成奇迹的人——碧落雪。 [活生生的人…]他重复着她的话。[你怎么会是活生生的人?]他亲眼看着她气绝身亡的。 [本来是死了,只是阎王不收也没办法]她说得满不在乎。遇上了那个怪老头,阎王很难收得到人的。 [这坟里的不是我才对啊]否则她现在就真的成了游魂了。她很好奇,自己的坟墓里会埋葬着什么? [是你留下来的玄琴]当他送清幽救医后,回头去寻找她时,她已不见了终影,只留下一滩血迹。何以为她被什么兽类叼走了。毕竟当时林子里时常有野狼出没,伤心之余,他用她留下来的玄琴为她建了一座墓,期望她能魂有所栖。 [那就让它留着吧]这座玄琴墓是十年前的碧落雪,现在的她是重生后的碧落雪。是碧落雪,又非碧落雪。 [雪儿]他不堪相信,她真的还活着?可能吗? [别担心,这一切都是真的同,我确实是活着]命不该绝,逢奇人异士相救,十年之后,在祭日重返故土。 [好,我相信]只要她说,他就相信。 感谢上苍,感谢救她的能人,以及感谢她还肯回来这片土地上来。 [走吧!我们回去了]她牵起他的手,平静地凝视着他。 [雪儿,你的家人……]他难以启齿。他以为她死了,带着她的遗物去向她爹娘请罪。入谷才发现往幽静的遗世居已是一片狼藉。残垣断壁,毫无生息。 [他们都死了,十余人口人被灭。一把大火烧得他们尸骇无存,我是唯一还生的人]那一把大火烧了一整晚,遗世居从此消失。 [你都知道?]当年他无从查起,根本不知与世人隔离的碧落夫妇与何人有仇,竟会被灭门。 [当然]她平静地回答。[我亲眼盾着他们被一刀毙命,看着那人放了一把火]忆起被灭门一事,她已经波澜不惊,能很平淡的提及了。 [雪儿……]他自责又心痛地抱住她,直到这时候他才能完全相信她是活着的。他不知道当年她承受了怎样的痛,当年他还在她心神受创的时候给了她至命的一掌。[对不起,雪儿,我不知道这些,还对你下了那么重的手。] 呵……呵……]她眼神游离,不肯正面对他,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 [现在御哥哥要收留我吗?]毕竟她一介小孤女发,只能四处飘泊,四海为家。 [好,从此以后,御哥哥会保护你]是奇迹给了他一个机会,他又怎么会舍得她再去颠沛流离。 [再说吧!]不是小女子她不相信他,只是将来的事谁知道呢? 御默风带着碧落雪赶往御剑山庄,他忍不住要昭告家人:雪儿还活着,她没有死。只是路途遥远,又岂是一日能达的? 傍晚,他们留宿官旁的一客栈。进入客栈内向掌柜的要了两间房,点了些饭菜便坐在靠里边的位置上等着。 [听说啊,前两天日子,那妖女又开了杀戒,玄北派五杰全遭毒手,四死一伤。那杀人手段简直是残酷无比]一汉子带着些怕意向同桌的人讲起此事。 [是啊,是啊]同桌上的人赶紧咐和。[我还听说啊,死去的四杰尸首不全。伤的那一人是筋脉全断,还瞎了眼,现在正吵着要寻死呢] 一人大口喝酒,扔下酒壶以示他的愤,[那妖女简直是残忍成性,连畜生都不如] [就是,就是。她根本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听得出来这一桌的人对他们口中的妖女是恨之如骨,却也只能在口头上说说而已。 [哎!谁若是能铲除这个妖女,为我们武林人除害。他日世人必会当着神灵来供奉,早晚三柱高香]就是不知道当今这个动荡的时局还有没有这样的奇人。 是啊!他日若抓获妖女,一定要剥她的皮、抽她的筋、将她五马分尸]一人绞尽了脑汁想着各种酷刑。恨不得将天下所有酷刑全都用上,也难以解除他对那妖女的恨。 [嘘……小声点要是被妖女知道了,你就死定了]一人连忙阻他,对妖女忌惮得凶。 [怕什么!]说要对妖女用刑的男子大声反驳,却又马上低声下来,[她没那么神通广大吧] 一人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吓得那人气都不敢,随后一桌人又大笑开来。 将一切尽收于耳的碧落雪,优雅的执壶为自己和御默风添茶。她细细的饮尽杯中的水问道[御哥哥,你也知道这件事吗?] [嗯]他轻颔首,表示他知道。[别担心,这是武林中的事,与你无关]他不想这些腥风血雨的江湖事吓着了她,她一个弱女子还是少知道好。 [你怎么看这事?]她想知道他作何想,在江湖上浪迹十年,什么场面没见过。 [恶人自有恶报,相信那妖女也猖狂不了多久了]邪不胜正,这是自以来不变的道理。 [是吗?]她有那么一丝兴味,放下手中的茶水专注的看着他,[妖女横世也有些日子了,怎么不见当今武林中那些自翔为正义侠士的名门正派去收服呢?]据她所知,但凡扬言要收服妖女者,皆无幸存。 [放心,等这次武林大会告捷后,大家会同心协力想办法收服妖女]以为她在担心,他好言告之。以前就是那些人想独占聱头,所以弄得损失惨重。这次大家终于想通了,要一致对妖女。 [你也要参加吗?]她蛾眉轻剪,甚是担忧。[他们那些人有把握吗?你会不会有危险?] [别担心了]他拍拍她紧张的小脸。她还关心他,让他雀跃不已。[擤剑山庄也该为武林正义出一份力,剿灭妖女,我自是义不容辞,我保证我会好好的回来] [是啊!你是正派人士嘛,你们这么有把握?]她可不是泼他们冷水,毕竟妖女现身,不血不归。 夜很静,可以清楚地听见栈外蛐虫的叫声。官道上仙尔有马蹄奔腾的响声。 隔天,众人在一声惊破天的叫声中醒来,栈内人士拿好随身所带的兵器,赶到叫声的发源处。 天啊!那还算得上具尸体吗?面目全非、皮肤溃烂。一些大汉看到后狂吐不止。店家吓得抱头鼠窜。 [报官]御默风压下胃里的翻腾,平静地开口。 [是妖女发,一定是妖女干的]昨日在桌上谈论妖女的汉子吓得跌坐在地上,身下一滩湿。大概是吓得尿流了吧。 余下的人都吓得腿软了,免强站得起身子。他们昨日傍晚才骂了妖女,一夜光景,了无声息的就死了一个同伴,而且还是那要个扬言要剥妖女皮的人。 [大家最好结伴而行,夜晚也相聚在一起,沦流值守会更安全些]御默风即刻做出决策。这种残忍的杀人方式也只有妖女才干得出来。 [御哥哥,你们这是做什么]一夜好眠的碧落雪不解地看着那些惊恐万分的人,这么早就聚在一起准没好事。她将目光转向房间里。 [别看!]御默风把她拉入怀里,不让她看屋里那令男人也恐惧的尸体。 [怎么了?]她在他怀里闷声问,有什么是她不能看的吗? [有人死了,很难看]他拉着她转身,一出掌,用掌风关上房门,隔绝那令人作呕的画面。 [哦]她倒是显得很平静,[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 [是妖女发,一定是妖女]一人道,除了妖女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么狠毒。 碧落雪笑盈盈地转身看着,[你怎么知道的?有什么证据吗?] 那人看傻了,好美的女子。眉似远山,不描而黛;口若樱桃,不点而朱;眸似繁星,璀璨夺目;雪肤冰肌,娇颜如画。是个天下间少有的绝色。比传说中的仙女还要美上三分,美得让人忘了刚才的恐惧。 [你的口水流出来了,咯……]碧落雪笑得娇媚可人。呵!又一群不怕死的色鬼。 [我们走]御默风不爽地将她抱个满怀,恨不得打掉这些人的牙。亏他刚才还在为他们的性命担忧,现下只想一走了之了。 他当然知道雪儿是美丽的,那张他思念了十年的容颜,如今只是出落得成熟,更有韵味了,也愈发吸引人了。可以想象,她的美,足以引来众多有心人士的窥探与争夺。 [你当真要丢下他们不管吗?]她不隹他能做得到,[也许妖女还会再来] [我……]他语塞,他怎能因一己私欲置他人性命于不顾。[罢了,我们还是和他们一道吧,我会多注意他们的举动]让他们离自己远点,只要别接近她就好。 [放心,妖女绝对不会再来击了]她失笑同,这些人被妖女给吓得笨了。 [你怎么知道?]谁都不知道神出鬼没的妖何时会出现,她又怎么会猜得到呢。 [御哥哥,你想想看,昨夜她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一人,就表示她现在只想警告一下那群人,并没真的打算开杀戒。否则,歼灭全栈的人,也不是不可能]若是妖女想杀那群人的话,只怕无人还生。 御默风想想也觉得她说得有理,昨晚并无异常现象。那个人是什么时候死的都不知道,想得他背后一阵寒凉。 妖女不除,难得太平。 [那我们走吧]他牵起她的手,留下些银两在客房里,便一同离去。
上一章快捷键←)| 回到目录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