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APP权益
第一章
犹带露珠新鲜绽放的郁金香,在它开放前,等待过多少个漫漫长夜,花开后,经受过多少风霜雨露,一朵郁金香,一段坎坷路,一曲悲喜情,几多回想?几多感怀?几多日夜?几多离合? 楔子 圣洁、曼妙如天外之音的颂歌回旋、弥绕在教堂的每一个角落,我缓缓地步入红地毯铺就的礼台,在那里,吕凡柔意绵绵的眼神,专注、摄人地伏向我,我向他伸出手,他牵着我,我们一起在神父面前静立、宣誓。 我知道,在这如潮的掌声中,有真挚欣喜的静竹,有喜不自持的母亲,还有那个即将成为我婆婆的吕太太,现在,她的眼神中定是充满了疑惑与排斥,她有太多的不平与无可奈何需要发泄,但我顾不得那么多了。 现在,最能令我感动、沉醉、痴狂的是吕凡,他,将会是我的丈夫,我的归属,我的寄托与期盼。 银素、轻纯的婚纱,手心中捧着的那一束犹沾露珠的红色郁金香,无名指上那醒目、夺人的戒指,还有他火烫、甜蜜的吻,这一切的一切告诉我:都是真实的,都是存在的,都是有情有景的。 我流下了最感性的泪水,他默默地为我抚去,低语着“从今以后,不许你再流任何一滴眼泪,你要快乐!要快乐!要快乐……”我点点头,挽着他的手走出教堂。 抬起头,阳光暖照,一群白鸽从十字尖顶上飞起,坐在婚车里,看着前方:哦!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这是我第二次面临人间,面临他,还要面临种种的一无所知与从头开始。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绝对地,那就是:我终于有个家,有了吕凡,有了这个曾经折磨得我死去活来的男人,有了他,我不会再害怕,不会再彷徨,有了他,未来是憧憬无限,有了他,才有我,有了他,我才是完整的,生活才是充实、安谧的。 就这样,我成了吕家的媳妇,成了他的妻子,和所谓的少奶奶。 一大早,在公公的牌位前虔心拜过,一家人就围在一起用早餐。 餐桌上,只有我,吕凡和吕太太,偌大的长形桌子显得单调、不对称与碍眼。 吕太太身边站立着恭恭敬敬的顺妈,顺妈是她少女时代的贴身丫环,从过门到现在一直都跟着,与其说是心腹,倒不如说是姐妹还贴切一点。 “顺妈”她细语着“椅子呢?” 在院子里放着呢?” 顺妈回答“绒垫子和纸笔也都准备好了。”“嗯”吕太太边用刀叉切着肉饼,边雍容大方,不失高贵地轻嚼着食物。 “盈茵,来用我这份吧!”吕凡推给我一盘他切好的面包。 “凡”我剥好一个鸡蛋,递给他“牛奶要凉了,凉了就不好喝了。”“凉了顺妈会拿去热”她插过话来“盈茵,鸡蛋用手剥是很不卫生的,这些顺妈都懂,你叫她做就行了。”“是,是,少奶奶,你吩咐我呀,可不要自己动手,自降了身份”顺妈有礼有貌地“我把牛奶端去热一下。”“不用麻烦了”吕凡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嗯,今天的牛奶怎么这么鲜浓啊!”我暗暗窃喜“真的吗?是我冲的。”“原来如此”吕凡托起我的手”正合我的口味,你看你,就是闲不住,要是被开水烫着了怎么办。”“盈茵”吕太太发话了“你是少奶奶,不是丫头,佣人,要知道自己的身份,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我不苛求你对吕家有所作为,只要踏踏实实、安安静静、恪守本份地就好。”我脱口而出“我是少奶奶,不过我也是凡的妻子,妻子为丈夫冲一杯牛奶是理所当然的事,是应该的,这是为人妻的职责与本份。”“你的职责是让丈夫宽心,让长辈喜欢,让下人信服”吕太太不依不挠地“你的本份就是对丈夫从一而终,对长辈言听计从,对下人要树立威信,你要知道,你不是身处任何一个小家庭中,这是吕家,你的一言一行都要与吕家息息相关,共荣增耀。”“妈,你说得太严重了,盈茵刚进门,对什么事都不清楚,不熟悉,你要让她有个准备,有个适应期啊!”吕凡为我解围。 “我是有心要教导她,谁知道她有没有这个耐性与决心。”“我的耐性与决心都是付诸在与凡的共同生活中,而不是浪费在你所谓的有心与教导”我毫不留情,言词犀利又尖锐。 吕太太脸色煞白,欲语还休。 “盈茵,你怎么可以这样和妈说话”吕凡深锁眉头“妈又没说你什么,妈是关心你,爱护你呀!”不想让凡左右为难,我选择了默然。 “现在,趁一家人都在”吕太太面向着吕凡,一双捉摸不定的眼睛,直直地停驻在我脸上“盈茵,我们来个约法三章吧!”“妈!”“孩子,不要说话,听我说!”她及时封住了吕凡的口。 “盈茵”她那眼眸中闪烁着我破解不了的敌视与仇怨“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我希望,你能做到以下这几点:在和我说话之前要先称呼,这是起码的礼貌,我知道你不习惯叫我‘妈’,那就暂且叫‘凡妈’吧!出门的话要和我打招呼,做什么事都要先请示后做主,一星期内只能出门两次,不要轻易打电话回家,不要任意妄为,不可以进厨房,不能与下人们嬉笑打闹,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从今天起,不要再去工作了,吕家的媳妇不能在外面抛头露面,惹人闲话,我每月会定期给你生活费,你的所有开支都要让我过目、审查”。 “我是犯人吗?” 我蹦出一句。 “为了让你安心做吕家的少奶奶,不再存有其它的想法”吕太太接着说“你的身份证、毕业证和各种有用的证件,都暂时由我保管”。 “妈,这哪是约法三章,纯粹是不通情理,没有说服力的恶性条款吗?” 吕凡提出异议“我第一个不赞同,第一个反对,第一个推翻”。 “那你也不要认我了”吕太太语气生硬“盈茵,我说的话你能接受吗?” “简直是荒唐透顶”我大怒,高喊“你这个刁钻、古怪的老太婆,你要控制我的行动,我的自由,还妄想控制我的思想,你是一个有心无性的人,是一个丑陋不堪的巫婆、恶妇”。 “哦!”吕太太瘫软在椅子上“你辱骂我,你诅咒我!”“是的!我辱骂你,我诅咒你,你是个没心没肺、可怜兮兮、傲慢自负的寡妇、怪物”。 “盈茵”吕凡制止我“够了,够了,不要再说了,妈,你不要安静祥和难道要天翻地覆吗?你是要‘约法三章’还是要我?” 吕太太被激怒了“你是选择她还是保留我?” “太太不要动怒”顺妈为她消消气“您看,现在有了少奶奶,家里又多了一个人,好日子在后头呢,到时候儿孙满堂,您呀,就有福了,年轻人嘛,都有些乖张与固执,家和万事兴,我知道您的心思,我了解,慢慢来吧,都是一家人,有商有量才好,不要弄巧反拙,为时已晚,追悔莫及,拆家容易成家难了”。 “顺妈,还是你贴心”吕太太哽咽着“岁月不饶人,我老了,只想无风无浪地过日子,我不争也不求,只要儿女孝顺,就万事如意了”。 “孩子”她紧紧地抓着他的手,垂泪道“是我太操之过急了,是我昏头了,是我糊涂了,你是我的儿子,我的希望,母爱是自私的、无罪的、不容批判的啊!”“妈”吕凡感动莫明“对不起,我是一个不合格的儿子,我没有设身处地的为你着想,是我失误了,是我大意了,是我疏忽了”。 “是我对盈茵要求太多了”吕太太自责着“我没有考虑周详,是的,一步一个脚印,万丈高楼也是平地起啊!盈茵,我没有控制你,只是关注得太多,让你反感,你有你的思维,你的想法,我尊重你,不过,你一定要辞去工作,为了吕家,你必须得这么做”。 “这算是一种付出与牺牲吗?” 我质问。 “请先称呼我再说话”吕太太声硬如铁“我是长辈,是你的婆婆,是你丈夫的母亲”。 “凡妈,我妥协了,我听你的”。 “不要用‘妥协’这两个字,记着,身为吕家的媳妇,她这一生都是在奉献与尽责”。 “这是吕家的格言吗?” 我补上一句“凡妈”。 “太太,少爷,少奶奶,我去把汤端来”顺妈下去了。 这顿早餐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才散席,对我来说,是深刻又难忘的,若静竹也在场,想必定会闹得个沸沸扬扬,天下大乱不可。 吕凡上班了,院子里,吕太太端坐在藤椅里,她的左手夹着一支笔,膝盖上盖着软软的绿绒垫子,垫子上是一叠稿纸,她是在编写某个剧本吧。 有许多知名影片都出自她手,我不得不佩服她的才气,却又对现在的她反感、不快,毕竟,生活里,光有才华横溢没有情趣是枯躁、乏味的,我想,我是很难与她沟通了,虽为一家人,心却两相隔。 从阳台上俯瞰,可以看见吕凡工作的大厦,他是金融业的,压力比较大,时间也没有规律,这次是因为婚事才争取到几天的休假,这几天,休假没有如愿,倒是比平时更忙,更仓促了,他心疼我,什么都不让我动手、操心,只要我坐在家中,养足精神,等着他来娶我。 他还打趣着“哎,事业是风,新娘是伞,无风则已,只要有伞,自有风,自有雨”。 我在心中默许“但愿我这把伞能为你消除疲劳,挡去辛劳与烦恼,苦闷与忧愁”。
上一章快捷键←)| 回到目录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