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APP权益
不期而遇
  腊月初三,北风如刀,遍地冰霜,正应了那一句“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偌大得刘家老店,竟是一个人都没有。   伙计刘老三正缩着脖子在店门口张望着,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这种鬼天气,有谁会来住店呢?”刘掌柜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又低头算帐。   余老三低下头烤了一会儿火,猛一抬头,忽然看到远处仿佛有一个小黑点在挪动。   虽然是“挪动”,但是却异常的快,盏茶工夫已经到了店门口。余老三这次可看清楚了,对方是一个二十上下的年轻人,满脸风尘却掩饰不住眉宇间的倔强。虽然天很冷,年轻人却没有一丝瑟缩之态,显然身有武功。   余老三还待再看,年轻人却不耐烦了,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小二,还有空房间吗?”余老三忙慌不迭的回答:“有,有,客官请里面坐。”一边自己走进去带路。   年轻人要了一碗面,一壶烧刀子,自顾自的吃喝起来。   这时,门又开了,一个人闪了进来,但见这人穿着一袭皮衣,头发整齐的梳着,脸上也满是风尘之色,只是他那双如星,如雾般的眸子却一下子就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看他的神情,仿佛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但是看他的面容,却是一副历经沧桑的样子。   他先是看了看年轻人,似乎怔了一下,旋即又定下神来,对掌柜说:“一间上房,两个馒头,一碟小菜,给我送到房间去。”   声音有点低沉,显然是逼紧了喉咙说的。   他很快跟着伙计走了,眼光再也没有向年轻人看一下。   这一切,都落在了年轻人的眼里。   漆黑如墨之夜,一灯如豆。年轻人正躺在床上沉思着。他在思索这几天来发生的事,不觉身子一动,碰到了怀中一件硬硬的东西。他心中一动,摸了出来,仔细的端详起来。   这是一块黑色的玉,玉质光滑坚硬,显见名贵。他抚mo着玉,不由想起了数月前发生的事:在天马镇的大祥客栈,一个遍体鳞伤的老人敲开了他的门。他治好了老人身上的伤,但是却解不了老人身上的剧毒,因此老人还是没能活过十天,但是在这十天内,老人却做了好多事。老人交给他一块黑玉,并告诉他里面有秘密,希望他好好保存,有朝一日能够找到其中的秘密。老人还教给他一套轻功身法,以谢他救命之恩。   他看看玉,又发起呆来,心道:“这里面会有什么秘密呢,这块玉坚硬无比,里面显然不可能藏有什么东西。再说了,即使里面真的有东西,自己也打不开这块玉。”   索性将玉又装进怀中,自顾自的沉思起来。   他叫铁成锋,从小便和开私塾的王老先生生活在一起,不知父母为何人。王老先生告诉他,他是从外面捡回来的,捡回来时,衣服上写着“铁成锋”三个字,因此他就叫做铁成锋。六岁那年,老先生开始教他用一种特殊方式来呼吸,老先生说,这就是吐纳,可以怯病。他照做以后,果真很少生病,并且近两年已经能够感受到身体内真气的流动,那是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很舒服。   老先生还说,本来应该教他习武的,只是一习武,便易惹事,而老先生却希望他能平平常常的过一生,因此,习武一事就此作罢。   老先生从没有说过他自己叫什么,他也不敢问,只知道老先生姓王。   十八岁那年,老先生忽染恶疾,不幸去世,临终前叮嘱他不要入仕,平凡过一生。   以后,他便自谋生路。   记得他做过私塾教师,做过文书,做过帐房,买过对联,也干过一些体力活,如今,他已是二十三岁,也小有积蓄了,于是便打算到各地去游历一下,长长见识。   谁知道没几天就遇到了那个无名老人,从此惹出了被窥视这件事。   叹了一口气,他开始吐纳。   王老先生告诉他,吐纳,乃是吸收天地之灵气,化无形为有质,从而为己所用,而天地之气,唯有朝晚时最为旺盛,因此朝晚吐纳最为合适。   闭上眼睛,深吸一口长气,舌抵上颚,气下咽至喉,然后走璇矶穴,过襢中穴,经肋中穴,然后转十二常脉,入带脉,过冲脉,经阳侨,阳维,过环跳穴,涌泉穴,跨鸠尾穴,章门穴,入玉枕穴,出百汇穴,是为一周天。   此时,他气运一周天约须半个时辰,尤其是带脉,冲脉附近,真气运行更是缓慢。   王老先生告诉他,这是他的经脉还没有完全打通的缘故。   经过多年苦练,他在王老先生去世前已经打通了十二常脉,近几天又打通了环跳,涌泉,还有将近一半的经脉没有打通。   据说,完全打通以后,气运一周天只在一瞬间,因此江湖有云,练艺先炼气。   不同的功法,周天所经穴道也不同,难易程度更不一样。   他寻思,自己所练的气功,或许是比较难练的吧。   气运一周天后,他只觉浑身舒畅,四肢百骸有使不完的力气,周围风吹草动,虫鸣鸟语,皆有所感。   满意的躺下去,闭目待睡。   忽然,他觉得窗外有一个人在窥视他,这纯粹是一种直觉。   不动身色,他渐渐打起了鼾。   睡梦中,他翻了个身,对着窗外,双目睁开一线。   忽然,他看到窗纸破了一个小洞,那洞小至不仔细看就看不出来。   然后,一个小小的竹管伸了进来,接着一缕淡淡的蓝烟从管口冒了出来,和周围空气一接触,立刻消失。   他忽然想起别人说过,江湖中有人偷东西时会使用一种叫做“迷香”的东西,先让人沉睡不醒,然后再入室行窃。   悄悄闭上呼吸,他要看那个人想偷什么东西。   觉得有点好笑,自己身上可是没有什么值得偷的。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窗户的插销被一把雪亮的薄刃拨开,然后窗户被推开,一个瘦瘦的人影闪了进来。但见此人一身黑衣,面上蒙着一块黑布,露出一双闪着精光的眸子,左手持着匕首,右手成爪状,蹑手蹑脚的向床边挪动。   他,也就是铁成锋暗暗运气至右手,等着黑衣人。   黑衣人走至床边,双目凝望着他,然后伸手向他怀中抹去。   蓦地,铁成锋身子一侧,本来压在身子下面的右手忽然扬起,抓向黑衣人的面巾。   这一抓毫无痕迹,又不成章法,饶是黑衣人一身艺业不俗,毫无防备之下,也没有躲过这一抓,面巾登时被抓了下来。   黑衣人一惊之下,知道着了道儿,身子迅速后退,低下头去,一个倒纵,撞破窗户,跳了出去。   铁成锋也是一惊,迅速起身,下床追了出去。   窗外,月光如银,黑衣人早已逃之夭夭,不知所踪。   但是,铁成锋却看见了黑衣人的脸,也就是今天在客栈看到的那个奇怪的人的脸。   铁成锋忖道,他来偷什么呢?对了,我去他房间看看!   刘家老店很小,铁成锋绕着院子走了一圈,就看完了所有的房间,但是却没有看到那人的踪影,心道,他肯定离开了。   回到房间,躺下去,一时思潮如涌,忽然想起自己身上那块玉,不禁哑然失笑:对方分明是冲着这块玉来的,看来他得藏好这块玉了。   眼珠一转,看到旁边桌上两个一模一样的茶杯,不禁有了主意。   
上一章快捷键←)| 回到目录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