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APP权益
第二章
周六的寝室只有小汐和老大戚洁梦。   “咚咚”敲门的声音很轻。   “你?”大姐的声音顿在门口,穆小汐回过头望去。   曲莫瞳站在门口,很懒散的样子。走廊里从窗户透进来的点点阳光在他身上打开,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穆小汐微微侧了身,靠在暖气片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压迫着她让她站不住脚。紧抿的唇线带着一丝微笑,姑且把那当作是微笑吧。   “曲学长你找谁?”大姐显得很疑惑。   “穆小汐。”很淡的声音,犹是如此淡,仍然让人有一种被蛊惑的感觉。靠在暖气片上的小汐不知道这么几个字是在回答大姐还是在叫她。   “哦。”大姐看了小汐一眼,那眼神有一点,呃,暧昧。带上门出去了。 “学长有事?”尽量扯开纠缠在曲莫瞳身上的视线。小小的寝室因为他的进入显得很狭窄,空气里瞬间像是浮漫了尘埃,窒息得穆小汐想落荒而逃。她要很用力地攀着暖气片才能防止自己拔腿就跑。   “听说是你捡到了我的笔记本。这本笔记本对我有很重要的意义。请你吃饭。”   这不是在请求,而是要求。   穆小汐骨子里属于那种风花雪月的女生,老实说表面上的清高大多源于自卑带来的矫情,当然她向来隐藏得好。而对于那种强硬又不讲理的男人作风从来都很欣赏。挑了挑眉以掩饰自己的慌乱。   “不用了,举手之劳而已。”   曲莫瞳:“明天中午十二点,心院门口见。”   没有给小汐拒绝的机会人已不见。皱了皱眉,小汐很不喜欢曲莫瞳嘴角那抹嘲讽,似乎嘲讽她的欲迎还拒。临去的那一眼是在看什么呢?穆小汐顺势望去,是佳晨的床么?   穆小汐住在中文楼401寝。寝室里有四个人,都是来自外省的。老大戚洁梦,来自福建,为人清冷,属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人物;老三丁绚惜,来自安徽,白瞎了那么温文尔雅的一个好名字,为人糊涂,丢三落四;老四陆佳晨,杭州千岛湖的美丽女生,一入校就成为中文系的系花。跟隔壁寝的余舒然来自一个地方。不用说,穆小汐是寝室的老二了。   总的来说,与曲莫瞳的这顿饭还是吃得很愉快的。起初穆小汐很紧张,虽然她尽量掩饰,但是握着杯子的手还是泄露了自己的情绪。她很懊恼。她没有跟男生单独吃饭的经历。反观曲莫瞳,像个没事人一样。也对,像他这样的人不知道跟多少女生吃过多少顿饭。穆小汐想象不出他紧张的样子。这个人该是那种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人。倒不是赞他有多么沉稳,而是这个人并不在乎,眼前发生的众多事在他眼里不过是一场又一场戏而已,他有兴趣了就看看,无聊了就做自己的事去,管你哪里花开哪里花谢。穆小汐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充满故事的人。就像箫剑对小燕子他们说的那样,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用生命创造故事的人,一种是看故事的人。而曲莫瞳绝对是用生命写故事的人。穆小汐兀自胡思乱想着。亏得这样乱想分了她的心,让紧张不知不觉远去。   你要原谅女孩子这种本能的天马行空的想象,我一直相信正因为拥有这样可爱的幻想女生才可爱的。   曲莫瞳看着面前一开始紧张得要命现在又兀自神游太虚的人不禁有点好笑,这被人忽视的感觉倒是蛮新鲜。   “你还要游多久?”   穆小汐:“游多久?我不会游泳!”   话一出口,穆小汐才回过神来,一下子把舌头给咬了。   不过,曲莫瞳倒是笑了。说话间菜就上来了。   穆小汐本质上是个很能吃的人,这心院一直是她很垂涎的地方。当然,她的垂涎是不会让任何人看出来的。今天难得有人请客,那她也就不用客气了。她不知道话题是怎么绕到纳兰容若身上的,一边横扫千军一边还要说话,是蛮难的。   说到纳兰,小汐突然吃不下去了。她曾经很心疼这个男人,这个专情却英年早逝的男子赚足了她的眼泪。她记得第一次看他的传记的时候还冲动地写了一篇小文叫《穿越时空握住你》,现在想来很幼稚的,老师却给与了很高的评价。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小汐想好了要从事与文字相关的工作。   “红颜薄命,纳兰是词坛里的红颜,天妒红颜,注定活不长久。”小汐叹了口气,盯着筷子夹住的那个红烧狮子头发呆。   面前这个女生真的很容易走神。曲莫瞳心里升起一股不舒服的情绪,一种抓不住的情绪,一种想要摇晃她的情绪。   “陆佳晨也在你们寝室?”   这个问句成功转移了穆小汐的注意力。她愣了一下。她当然知道陆佳晨名声在外,不曾想那般如雷贯耳,连曲大校草也趋之若鹜。   “是。她是寝室里最小的女生。”小汐感觉有点食不知味。   吃了饭,走出心院。阳光暖洋洋的。曲莫瞳带她去看了场电影。那是孙艺珍和赵仁成的《假如爱有天意》。电影院里人不多,大家都很安静。他们进去的时候电影已经开始了,没有人说话,甚至也没有人嗑瓜子儿。这部电影不久前舒然才跟她提过,舒然告诉她:能带你去看这部片子的男人会给你幸福哦!这个小汐当然不信。   电影很感人。当最后尚民为梓希戴上那条传自他父亲的,本该戴在梓希母亲脖子上的项链时,小汐听见很多抽泣的声音。转头去看曲莫瞳,他很专注地看着屏幕,好像身边的人都不存在。小汐突然间泪流满面。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曲莫瞳变成了401的常客,尤其跟陆佳晨来得比别人亲密。所以当他跟小汐表白时小汐措手不及,整个人有点呆呆的。但是她的头可一点都不呆,几乎是立刻地,在曲莫瞳说“做我女朋友吧”时就点了下去。快得小汐恨不得掐断自作主张的脖子。   只是,曲莫瞳显然有点不信,还有一丝懊恼?   穆小汐转头去看陆佳晨的脸,果然,很苍白。   是为了,试探陆佳晨么?   真是讽刺!前前后后不过才两个月吧,一切就画上了句点,而这句点还相当的不完美。顺手推了推腕上的手链,刹时间动作就停顿了。这是曲莫瞳送的绿松石。最终忍下了要丢掉它的冲动。明天我把它还给你,曲莫瞳。   回到宿舍都已经很晚了,宿舍大妈差点没让她进来。   “二姐,怎么又这么晚?”丁丁嘟着嘴表示不满。穆小汐浅笑着拍了拍丁丁的头。她很喜欢这个来自安徽的女生,乐呵呵的,一个十足的动漫迷糊蛋,天真,秀逗,还不修边幅。   “这陆佳晨搞什么鬼?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回来?”大姐薄薄的责备里也隐含着一缕担忧。   “放心啦老大!她的护花使者有几十打那么多!你还怕她被狼叼去了啊!指不定这个时候跟谁在哪里花前月下呢!”   丁丁嬉笑的声音牵去了小汐的注意力。的确是在跟谁花前月下呢!只是如果丁丁知道她嘴里那个陆佳晨花前月下的对象是她刚上任不久的二姐夫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陆佳晨回来了。连脸上的潮红都没有褪去,真是我见犹怜。小汐定定地看着陆佳晨,直把她头看低了下去,不确定地喊:“二姐?”   小汐笑了笑。   “姐夫没有来哦二姐!莫不是今儿个晃到哪里拈花惹草去了?”丁丁嬉皮笑脸地搂着穆小汐调侃着。   “砰!”陆佳晨刚从丁丁手里抢过来的那本厚厚的《古代汉语》砰然坠地,发出很大的刺耳的声响。陆佳晨的脸微微煞白,赶忙伸了手去捡,却不期然碰到了小汐伸出去的手,像是被蛇咬了似的马上缩了回去。   “搞什么?魂不守舍的?”大姐皱了皱眉。小汐把书捡起来递给陆佳晨,说:“佳晨,可别再丢了。”   大姐和丁丁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对劲。她们眼里的穆小汐一直是那个以第一名成绩考进齐丹大学的高材生。来自四川,却没有川妹子那股要命的辣劲儿,是那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典型中文系才女,凡事都淡淡的,裹着慵懒。   躺上床,抚着手上的绿松石,那冰冷的触感竟让右手有了苦涩的感觉。   怎么?连你也开始排斥这属于他的东西了吗?   也罢,就让我来结束这一切吧!   其实小汐是个自私的人,或者可以说是凉薄。自由和爱情,她其实更贪恋自由,自由可以给她安全感。这无关失恋的面子问题,而是她本来就还在爱情和自由之间徘徊,而曲莫瞳只是让她做决定的过程缩短了而已。她不是个会让自己委屈的人,所以她来结束一切,顺带也让陆佳晨愧疚。陆佳晨是很善良单纯的女孩子,但再单纯善良也没有伤害别人的权利。不过就因为她善良单纯才容易受伤。   至于曲莫瞳,小汐觉得他的心虽然不是死的,但也绝对不是热的,所以无所谓愧疚了。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是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   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榻帘钧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纳兰,一个寂寞的人思念另一个寂寞的人所以更寂寞吧?但其实最寂寞的是,没有人可以供你思念。   若今生遇不上你这样把爱情当信仰的男子,那么又哪里来什么至死不渝的爱?
上一章快捷键←)| 回到目录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