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APP权益
什么是命? 兆佳韶璎不清楚.她也不知道问谁.但她知道有人在等她,或是她和这个世界有着某种缘份,需要她来一糟这百年前的清朝.记得半年前她还刚刚从炮火纷飞的争斗上回来,看到无数的硝烟后的魔鬼的手迹.做为一个护士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减轻争斗上所有的上帝的天使们的生命,不管她或他是否属于自己的祖国,无论她是否懂得那些病人嘴里的各种语言,那是她唯一能做的.回到家后她睡了三天,却在一阵敲门声中醒来.门口站着的是一个很普通的包裹员,身后背着大大的包,手里端着一个红色的已经看不见纹路的箱子."姑娘,您的包裹.请签收.""谢谢"接过箱子,兆佳韶璎签完了单子后,将箱子放在了桌上. 是谁寄的?兆佳韶璎看到发件人只签了江苏,还有的就是邮资已付字样了."什么跟什么啊"喃喃自语着,兆佳韶璎慢步走到桌前打开了箱子,木头所散发的气息一点点的渗入鼻孔.箱子里面是一个黄色锦缎的小袋子,袋子底下压着发了黄的纸.兆佳韶璎拿 出了纸打开,只见纸上只写了四个大字"生日快乐"噢,对了今天确实是自己的生日,这笔记怎么这么熟,可是如此挺拨飘逸的字是谁写的啊?兆佳韶璎猜疑着拿起黄色的小袋子.轻轻的扯开袋口系着的绳子,打开袋子,从里面倒出来的是一块簪子.兆佳韶璎小心的捧着簪子,仔细端详了着,簪子在手心微微的泛着凉气,没有粘染一点手上的温度.簪子不大,比起她常见的商店里的簪子,这块只有鸡蛋的大小.圆滑的簪子面泛着暖暖的黄色的晕光,通体都是这一个颜色,不见一丝纹理.这时兆佳韶璎发现袋子里似乎还有东西,轻轻的抖了抖,里面掉出来的是一个黄色的簪子,看颜色便知是纯金的,那种绝然的傲于世的黄色纯不是其它的金属能够仿冒的.这只簪子很朴素却精致.圆圆的簪柄上只有一朵梅花,花瓣层层叠叠的护着花心中间那粒黄金的小圆珠.不见簪子上常用的流苏一类的装饰,只有一朵梅花傲傲然的开着.兆佳韶璎似乎又发现了什么,仔细端详着簪柄,上面是竟浅浅的刻着一条腾起的龙和一只飞舞着的凤凰.图案精细却是那么浅浅的盘旋着雕琢在簪柄上.这是什么?这是谁送的?兆佳韶璎已经呆住了.头脑里扫遍了自己所有的朋友.不是!绝不是自己周糟的人! 明媚的月光从窗户照了进来,兆佳韶璎拿起簪子块.仿佛有一种声音告诉她,这簪子绝不会如此简单.走到了窗边,她轻轻的将簪子块对着明媚的月光.月光穿透了簪子块,穿透了兆佳韶璎的身躯,穿过了三百年的光阴,将一个本不属于某个世界的人送到了这个世界中. 醒来时,兆佳韶璎已经身在荒野了.站起身,昏昏的头让她蹒跚着.她不知道该向哪里,簪子已经不在手里了,只有簪子还被她握在手中,在意识到远处有人影时,兆佳韶璎再次的不支而昏倒在地. 于中好 小构园林寂不哗,疏篱曲径仿山家。昼长吟罢风流子,忽听楸枰响碧纱。 添竹石,伴烟霞。拟凭尊酒慰年华。休嗟髀里今生肉,努力春来自种花。 再次醒来时,我已经躺在了一个灰暗的房间内.后来我才知道,我昏倒在了四爷的庄子也就是后来称为颐和园的树林里,而把我背回来的是庄子里打理花草的孙大叔.在那以后的半个月里,我终于弄清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年代,时间.孙大爷把捡到我的事,告诉了管园子的副总管,副总管又回了总管.总管说让我先住下,等他去四爷府上的时候,回了大总管再定.我也就先住下了.平常帮着孙大爷摆弄着花草,闲了的时候到树林边走走,但不敢进的太深.孙大爷说,林子深处有猛兽.后来,让我发现了一块地方,倒不是什么世外桃园.只是小鸟们常落在这片小空地上鸣着,跳着,打闹着.我总喜欢远远的看着它们,心里就感到一种宁静,仿佛我还是在三百年后的2001年,而不是公元1701年.我时常预先在那片空地上撒一些谷壳和园内牲畜吃的谷粒,鸟儿也就越聚越多.但我仍是远远的望着它们,不想走近也不想打破彼此间的宁静.不过,也有鸟儿会靠近我一些,但也是远远的望着我.我竟能和鸟儿呆呆的对视很长时间.想着自己上大学的趣事,看着鸟儿,想着世界外的人,一天天的混着日子.心底总有一种感觉让自己不想去想,不想去问,也不想去追为什么自己会掉入这上世界.逃避吧!远远的远离人世才好.没有刻意的去打听什么,想着也许有一天的某个时刻,我又会莫名其妙的回到本该我的世界中.想着想着不觉自己欣欣然的笑了.鸟儿们似乎感觉到我的笑意,也欢快的跳着,舞蹈着,甚至盘旋过我的头顶.直起身来,随着它们我也转着转着,天也转了,云也在转,风儿在转,树儿在转,我的笑声也在我身边旋转着.终于,不支的斜斜的向地面倒去.这时,忽然感到有股清冷的风拂过脸颊.一只清冷的手盘旋在我的腰间.我看见了,他的脸映在眼前.浓浓的剑眉下一双清冷如冰的眼睛,刚毅的鼻下几分微薄而又带着轻笑的嘴唇.应该不属于帅哥的类型,更不是T台上的那些冰棍所能比拟的.这是一种威严和权力长期浸染下的脸庞.看上去,无论在任何时候都会让你感觉到敬畏.墨灰色的衣淡锈着数不尽的云纹.腰间是黄色的丝带,上面绣着龙纹.不用问,不用想,我也知道此刻拥搂着我的人是谁.该起身像院内的女孩们福个礼吗?该仓惶的逃开吗? "你好"从嘴角里吐出了我对这位历史上位极天子的男人第一声问候. 淡淡的笑在我的脸上如花般慢慢绽开.淡淡的笑意却慢慢的从他的脸上消逝.
上一章快捷键←)| 回到目录下一章快捷键→)